平博体育app动态JIAQNIAO Dynamic
集团新闻 品牌活动 行业动态 知识讲堂 在线杂志

利用黄金市场功能打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黄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伟大构想,对推进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和沿线国家共同发展意义重大。
我国黄金市场逐步开放,黄金产业发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下简称“沿线国家”)黄金资源丰富,需求旺盛,具备良好的合作基础。当前国际金融形势风云变幻,国际间金融博弈日益激烈。
打通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黄金实物循环,可以“一石三鸟”,即发挥黄金市场对于“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国内黄金产业发展和人民币汇率稳定三方面的积极作用。
我国帮助沿线国家开发利用其黄金资源具有现实基础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很多国家的矿产资源丰富。据不完全统计,沿线国家的黄金资源储量占世界黄金资源储量的48%。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已探明的黄金储量,分别排世界第四位和第九位,但这些国家黄金开采精炼技术较为落后,而我国在黄金开采精炼技术方面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同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具有源远流长的爱金、藏金传统。近年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等国央行增持黄金储备,这些国家民间的黄金需求迅猛增加。据世界黄金协会统计,全球黄金需求在过去10年增长了50%,同期亚洲国家则增长了250%。亚洲黄金需求已占全球总需求的70%以上。而我国是全球重要的黄金首饰加工国,占世界足金首饰90%以上、18K金首饰80%以上的市场份额。
因此,利用我国先进的黄金开采精炼能力,帮助沿线国家开采精炼其黄金资源并发展黄金加工业具有可行性。
打通我国与沿线国家黄金实物循环的设想路径
虽然沿线各个国家国情、政策、产业发展情况均有差异,但在有条件的国家可以尝试打通我国与这些国家的黄金实物循环,大体路径设想如下:
一是开采精炼黄金资源成标准黄金实物。我国产金精炼企业可以在黄金市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顶层设计的统一组织下,到沿线国家设厂(独资或合资)或者接受沿线国家委托,帮助其开采精炼黄金资源(包括金矿和回收金),只收取开采加工费用,把当地的黄金资源加工成标准黄金实物。
二是部分黄金实物在当地加工销售。我国黄金加工企业可以到沿线国家设厂,利用产出的黄金实物在当地加工生产首饰和各类黄金制品,在当地销售或从当地出口。
三是将部分黄金实物运至上海黄金交易所进行金融交易。部分黄金实物可通过我国产金精炼企业或商业银行存放在我国金交所国际板金库,在上海黄金交易所进行各类金融交易、买卖、租借、质押等,把黄金实物转换成人民币资金并成为生息的金融资产。
四是在现有监管体系下,人民币资金可用于“一带一路”战略下针对沿线国家各类贷款的还款担保和国内商品服务的采购,也可以用于国内各类金融资产投资。
打通我国与沿线国家黄金实物循环产生的积极作用
上述设想如果能实现,会在以下三方面产生积极作用:
首先,对“一带一路”战略落地具有实质性推动作用。
一是能带动沿线国家产业升级、扩大就业。我国拥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黄金开采精炼及加工企业,到沿线国家无论是独资或合资设厂,或者接受当地政府委托进行加工,都会雇佣当地工人扩大就业,促进沿线国家黄金生产、加工行业的升级,并能带动当地经济发展。
二是以多种形式满足沿线国家的需求。鉴于黄金资源具有重要战略地位,部分沿线国家可能会出现不愿我国黄金开采精炼企业直接在当地设厂的顾虑,对此,我国可以采取多种多样的灵活策略,比如以沿线国家委托加工的形式,即金矿资源和产出的黄金实物均属于沿线国家,我国企业只赚取加工费的方式,帮助沿线国家开采黄金资源。
三是有利于促进“一带一路”战略其他项目落地实施。多数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水平较为落后,“一带一路”战略中很多项目涉及对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等长线投资。这些投资年限长,风险较大。如果能开采精炼沿线国家黄金资源,将其转换成人民币资金,并处于我国政府的监管之下,这部分资金就可以成为“一带一路”战略中其他项目贷款的还款担保,从而促进各国对沿线国家各类项目的投资,促进“一带一路”战略落地。
其次,国内黄金生产加工产业以“产业链”形式的“整体输出”,有利于我国经济转型和产能输出。
以产业链形式“整体输出”具有很多优势。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国内黄金生产加工产业的技术已经位居国际先进水平,但主要业务还局限于国内,“走出去”步伐有限。
如果我国能把这些企业组织起来,以产业投资基金等多种方式,联合到沿线国家投资设厂(即便是委托加工形式,在当地也实质性地投资设厂),实现我国黄金开采、精炼、加工企业以“产业链”形式的“整体输出”,一方面实现了黄金生产加工行业“抱团”投资,降低每个企业的投资风险,又可以实现较大项目的投资;另一方面,生产、加工行业一起设厂,以生产、加工、销售全“产业链”的形式投资,容易产生产业的聚集效应。同时,多个企业抱团投资,在各项政策以及谈判上具有优势,容易获得较好的条件。
此外,向沿线国家输出产能有利于国内经济转型。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结构转型的关键时期,国内黄金生产加工业也面临产能过剩以及发展后劲不足等问题。向沿线国家输出产能,有利于国内实体经济的转型与结构升级。沿线国家将黄金实物变成人民币资金,用于采购国内商品服务或是在国内进行金融投资,包括引进我国先进的基础设施,都有利于国内经济的发展和繁荣。
第三,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和我国黄金市场的发展。
首先,打通我国与沿线国家黄金实物循环,变相增加了国内的黄金储备,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沿线国家的黄金实物进入上海黄金交易所的金库,无论进行买卖、租借或质押,客观上都增加了黄金交易所的实物库存。如果最后购买实物黄金的投资者不从仓库中提出黄金实物,这些黄金实物虽然名义上属于沿线国家和投资者,但实际上形成了我国“藏金于民、收金于国”的客观事实。
其次,实现人民币黄金定价多元化,有利于形成人民币黄金定价权。历史上,黄金定价权主要掌握在欧美国家。沿线国家参与到我国黄金市场中,将成为人民币定价黄金市场的一股新力量,打破我国要从欧美国家进口黄金的局面,使得黄金实物来源多元化,客观上形成人民币黄金定价的多元化格局,从而有利于我们掌握人民币黄金定价权。在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非理性波动时,我国政府可以对人民币黄金价格进行调整,维护人民币黄金价格的稳定,客观上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
再次,客观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伴随我国经济的增长,人民币应该成为与我国经济地位相符合的重要国际货币之一,这是我国的重大核心利益。打通我国与沿线国家黄金实物循环,客观上能实现“沿线国家货币—黄金实物—人民币—国内商品与服务”这样的循环路径。在这个循环过程中,始终没有美元等其他国际货币的参与,可以实现以人民币为主导货币,这本身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部分。随着人民币被沿线国家接受并使用,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将逐渐提高。
综上所述,建议国家有关决策部门可以考虑在黄金市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顶层设计下,打通我国与沿线国家的黄金实物循环,这不仅有利于“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和国内黄金产业的整体输出,还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在未来瞬息万变的国际金融市场中,为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增加一份支撑。
 
.
友情链接
.